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I Love You Jessica

^_^音乐也是生活,生活也是音乐 I Love You Jessica我佷僾鉨

 
 
 

日志

 
 

为埃利森喝彩  

2008-11-14 10:1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里.埃利森(Larry Ellison)改变了硅谷,现在轮到投资者们改变对埃利森的成见了。由于他看上去性子太急让人难以信任,或是因为他对帆船比赛太过痴迷显得不够稳重,这位甲骨文(Oracle)的CEO在华尔街没有得到他应得的认可。但看看他组装的超级“印钞机”吧!埃利森与人合创的甲骨文在1977年成立时,还只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数据库公司,但如今已被埃利森打造成了全世界最大的商用软件开发商。经过一场硅谷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收购盛宴,甲骨文现已壮大为年收入达220亿美元的业界巨头。扩张后,它仍旧保持高效率运转,运营利润率由5年前的36%增长到现在的42%,超越了经久不衰的业界领袖微软(Microsoft)。随着公司的规模效应日益显著,甲骨文不用费太大力气就能保持20%多的年收入增长率。

然而,从甲骨文的股价中你看不到任何的上述迹象。最近甲骨文的股价一直徘徊在21美元左右,根据这一股价及分析师对甲骨文2009年每股收益的普遍预期计算,该公司的市盈率仅为13.4倍,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尽管其市盈率与微软、SAP和国际商业机器公司公司(IBM)等竞争对手基本持平,但甲骨文的盈利增长明显要强劲许多,能够让投资者获得更多回报。

“我认为拉里仍旧没有得到肯定,”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的软件分析师萨拉?弗雷尔(Sarah Friar)说。她认为,按贴现法分析,甲骨文的市盈率应为24倍。而在更为乐观的甲骨文投资者常青投资管理公司(Evergreen Investment Management)看来,该股的市盈率应为30倍。

“我想我们有资格享有一个高市盈率,这一天总会到来,”埃利森说。《巴伦周刊》的记者在加利福尼亚州伍德塞采访了埃利森。在他靠近斯坦福大学、占地37英亩的豪宅里,埃利森告诉记者:“长期而言,市场会把事情理顺的。”

埃利森现年63岁,毫无疑问,他使甲骨文走上康庄大道并没用很长时间。花了不到4年,他便将硅谷中一大批知名度颇高的商用软件公司聚拢到旗下,其中包括仁科(PeopleSoft)、希柏系统公司(Siebel Systems),以及最近收购的BEA系统公司(BEA Systems)。从2005年初起,埃利森先后斥资300多亿美元收购了42家公司。

一系列收购使甲骨文在三大类商用软件中的两类独占鳌头:用于电脑服务器网络的非大型机数据库和连接数据库与应用程序的中间件(例如用于财务和人事的中间件)。德国的SAP公司依然是企业应用软件方面的领头羊,不过它的地位已受到严峻挑战。

“我们的目标是在各个我们涉足的细分市场中都成为第一,” 埃利森说,“我们的成长速度超过SAP,我认为我们能赶上它。”这可是个宏伟目标,因为SAP目前的软件年销售额大约为77亿美元,而甲骨文为48亿美元。埃利森计划通过收购在不同行业中表现出色但规模较小的软件公司来超越SAP,比如那些专为医疗护理业和保险业开发软件的公司。

此刻,竞争对手们已经意识到埃利森是认真的。当自己的收购雄心被当作不切实际的妄想时,埃利森坚定地把批评声抛在身后继续前行。这一点,在他以110亿美元求购人力资源管理软件领域的领先者仁科时,表现得尤为突出。批评他的人都笃定他不会成功,但仁科的董事会最终还是屈服了。“我的交易几乎从来不会在敌对中结束,”埃利森说。

在埃利森构建其庞大帝国的过程中,甲骨文最大的客户之一通用电气(GE)给了他很大启示。埃利森把通用电气称作跨行经营的“先行者”。他相信,GE收购并整合大量公司的战略也完全适用于软件行业,而这与传统的思维恰好相反。

他说:“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句话:‘他永远无法成功。’的确,可能有的人无法成功,但那人绝不是我。这句话恰恰让我充满斗志。”

在占领了非大型机数据库市场40%以上的分额后,甲骨文的确需要新的“引擎”来推动公司持续增长。甲骨文曾经尝试自主研发中间件和内部应用软件,但埃利森最终认定,大规模收购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回首以往,埃利森庆幸自己选对了大方向。他曾在伊利诺伊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攻读工程专业,但都退学了。埃利森认为甲骨文应成为一家具有规模优势的大型科技企业,能够跨领域向新、老企业客户销售各种产品组合。“这场游戏拼的就是规模,”他说。

埃利森并没开玩笑。年销售额在2.5亿到10亿美元之间的软件公司平均只有10%左右的运营利润率。17家年销售额在10亿到50亿的软件公司则享有16%左右的运营利润率。而年销售额超过50亿的4家公司:甲骨文、SAP、微软和IBM,它们的运营利润率平均高达30%左右。

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距?每家软件公司都需要拥有自己的研发机构、销售团队、工程师、营销机构和全球客服中心──而收入基数越大,分摊下来的成本也就越低。

甲骨文收购BEA系统公司的案例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BEA是一家表现出众的中间件开发商,其年销售额大约是15亿美元。

过去,甲骨文和BEA系统公司都不得不在全球不同的时区建立客服机构,以保证能全年为客户提供24小时不间断服务。“现在,甲骨文即将关闭BEA的客服部门,然后将其并入自己的客服机构。此举在最大限度削减BEA公司客服成本的同时还提高了服务质量,”欧文公司(Cowen)的软件分析师彼得?戈德马彻(Peter Goldmacher)说。

许多BEA的客户现已成为甲骨文的数据库客户,而且他们也乐意在继续使用BEA产品的同时减少一个供应商。手握数百万美元,负责技术采购的企业高管们把这称作“少掐一个脖子”,意为他们喜欢尽可能地减少技术供应商。因为,这样节省了资金和时间,也简化了供应链。

另一个例子是研发部门。甲骨文本身也在开发新的中间件技术。现在,它可以把自己的已得成果应用到BEA的产品上,这既可降低BEA的研发成本,同时也保持了产品的不断创新。

并不是所有的收购整合工作都采取相同的方式。事实上,甲骨文保留了被收购公司中许多顶级销售人员和软件开发人员。甲骨文以其竞争文化而著名,公司能辨别出一流的销售人员并尽量让他们留下来,不会计较他们的资历如何。例如,在收购有“商业智囊”或“运营和业绩分析师”之称的海波龙公司(Hyperion Solutions)后,甲骨文保持该公司基本不变,而且给其员工的待遇超过了甲骨文同工种员工。

那些过去对埃利森的战略表示怀疑的人惊奇地发现,收购后,客户对来自甲骨文的产品和服务更满意了。

大众软件管理层曾试图阻止甲骨文的恶意收购,他们坚持认为甲骨文会慢慢毁掉自己的产品,向客户提供差劲的服务。而且,由于竞争的减少,会出现价格虚高。但事实上这些都没有发生。甲骨文说,收购之后大众软件的客户续用率高达96%,超过了收购之前。

按计划,甲骨文将在6月公布其第4季度收入报表。尽管经济形势严峻,公司技术方面的支出受到影响,但预计其4季度业绩应会相对不错。

事实上,甲骨文有一些强有力的“防御工事”来应对疲软的经济。例如为公司带来高利润的维护服务──包括向客户推出产品更新和提供预防各种潜在问题的补丁。

提供维护服务是种细水长流的盈利方式,十分稳定可靠。在过去6年中,维护业务的收入每年增长24%左右,并且目前没有下滑迹象。甲骨文每年的维护续约率在90%左右,高于85%左右的行业平均水平。今年,维护收入预计将达100亿美元左右,接近总收入的一半。

此外,凭借高达90%的营业毛利,维护业务的收入有望占到甲骨文营运总收入的70%左右。“这个形势让我非常满意,”埃利森说。

这也应会让投资者满意。众所周知,甲骨文与其他竞争者不同,它很少采取降低维护费的方式来扩大销售。相反,甲骨文甚至成功做到了既提高了维护费,又没有客户流失。

“维护业务很难做好。”布莱恩?科伊尔(Brian Coyle)说。他是常青投资(Evergreen Investment)的高级研究分析员,该公司持有甲骨文大约700万股股份。

做长线投资的科伊尔很喜欢甲骨文,因为甲骨文实现了很高的资本回报,且得以尽享高昂的客户转换成本带来的高门槛。他还喜欢甲骨文庞大而且还在不断扩大的客户群,以及基于非大型机数据库业务的多种软件,这些产品占整个细分市场的42%。

也许最重要的是,甲骨文有支极其训练有素的管理团队。埃利森亲自负责商业软件业务,而埃利森的高级助理、联席总裁萨佛拉?凯茨(Safra Catz)和查尔斯?菲利普斯(Charles Phillips)则展示了理性收购、成功整合的才能。相比之下,微软忙于四处出击,涉足电脑游戏等领域以及被谷歌捷足先登的搜索引擎业务。

那么,为什么股价就是不涨呢?有些投资经理就是不喜欢埃利森,并且把这一点告诉客户。他们中的许多人担心埃利森过分关注帆船比赛而无法在工作上投入足够的精力。最近,埃利森还卷入一场诉讼,事关引人瞩目的美洲杯帆船赛举办的时间和地点。而热爱甲骨文的人们则坚持认为,埃利森非常关心公司的运营。

有怀疑者认为,甲骨文收入和利润的增长只不过是其接二连三收购新公司的结果。

尽管没有相关证据,但有些投资者怀疑,在甲骨文漂亮的收购帐本背后,蕴藏着甲骨文核心业务方面的一些问题。

也有一群成长股投资者,他们有许多人只关注爆炸式的营收增长,却忽视利润率和现金流。当甲骨文开始其数据库业务时,“投资者只关注你的收入增长速度,”埃利森说。如今,那些投资者们“注意力放错了地方。”

甲骨文在新的软件许可(软件公司业务表现的传统衡量指标)业务上依然增长强劲。公司截至目前的销售额已达44亿美元,与同期相比增长了29%。

甲骨文拥有大批得力的销售人员,他们懂得向现有客户交叉销售新产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甲骨文的原生性增长率都达到8%-12%,” 科伊尔说。

此外,甲骨文还在不停地升级和改进收购的产品,并计划通过“交叉融合”应用程序计划将所有产品捆绑在一起。该项目将分阶段开展,从今年晚些时候开始实施。

随着BEA交易的结束,甲骨文暂时停止了大规模收购的步伐,开始关注于各种特定行业商业流程软件的开发。

尽管收购的规模较以前有所减小,但这些收购将成为甲骨文在业务应用软件领域取代SAP计划的核心部分。

SAP去年收购了Business Objects,一改过去依靠自己开发新产品的作风。这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甲骨文的收购战略是可行的。“SAP目前处境很困难。在收购的盛宴上,他们来得太晚了。”高盛的弗雷尔说。

据说,甲骨文可能会通过收购与存储技术相关的软件,进一步深入数据中心管理领域。

埃利森说,如果赛门铁克 (Symantec)像传闻的那样,考虑将其庞大的存储与服务器管理业务(前身是Veritas)分离,他会感兴趣。但随后他觉得有必要补充一点:“我们也乐意同其他任何一家公司谈。”

另一个正在凸显的威胁是定制商业软件在未来的重要性。Salesforce.com正在从事这项业务。Salesforce由曾在甲骨文任职的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创建。通过互联网向客户提供商业软件服务的模式已经取得巨大成功,不过大部分客户都属中小企业。

美国500强公司中大部分仍然坚持使用在自己的服务器上运行的传统软件。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大公司不会把他们的大部分业务交给提供按需服务的厂商。

显然,埃利森已经意识到,按需定制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向小企业提供定制产品的NetSuite去年已上市,埃利森是该公司最大的股东。甲骨文自己也提供按需定制产品,并且会继续加强这方面产品的开发。

埃利森说,他希望能与从前的下属贝尼奥夫谈谈收购的可能性。但不是近期,因为甲骨文不会做会稀释其每股收益的交易。Salesforce.com目前的市盈率高达90倍。

“Salesforce太贵了,” 埃利森说,“他们还没挣钱,但我们是赚钱的。”

如果说有一件事是埃利森深信的,那就是资金的重要性。

恶意收购NFL?

拉里?埃利森和《巴伦周刊》的人在他的日式宅院里一边喝着绿茶,一边分享了关于软件、并购和橄榄球队的想法。摘要如下:

对微软收购雅虎(Yahoo!)的看法

“如果我是微软,几年前我就会那样做了。如果他们想在搜索领域与谷歌竞争,那是绝对正确的做法。MSN一直不那么成功。他们必须扩大规模。如果我面临这种情况──比如,我不知道美国在线(AOL)价值多少──但我会去抓住这个机会。不过我不会(为它)付太多的钱。”

“对微软来说,雅虎比任何公司都更有价值。我知道杨致远(Jerry Yang)不想卖,这我可以理解。他创建了这家公司,不愿卖是正常的情感反应。但到头来,没有人会比微软出更高的价。”

如果IBM合并SAP

“我非常欣赏IBM的战略。他们从前没有介入应用软件领域。突然间要进入的话就应该收购SAP。但是这笔交易并不便宜。IBM必须拿出大价钱。考虑溢价的话,会在700亿美元左右。”

关于谷歌(Google):

“它或许只是个小家伙,但很了不起。”

关于收购大联盟球队(NFL)的想法

“是的,但你不能恶意收购旧金山49人队,而且约克(球队老板)不打算卖。我更愿意在洛杉矶拥有这样一只球队。这是笔很贵的投资,而洛杉矶是个绝好的市场。我在马里布的家里花了很多时间来考虑。我想洛杉矶比旧金山的市场好得多。如果能在洛杉矶拥有一支大联盟球队太棒了。而且,如果杰里?布斯博士(Jerry Buss)想卖掉湖人,我也愿意买过来。

洛杉矶湖人队是我最喜欢的(NBA)球队。不过他现在经营得很不错。”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